我们生活在一个魔幻的世界里。

Adnan Hajj 处理前后的照片对比
Adnan Hajj 处理前后的照片对比

2006年,路透社记者 Adnan Hajj 因为涉嫌在一张黎巴嫩战争的新闻照片上作假,而被开除。

这也引起了人们对于新闻纪实照片的讨论:新闻照片是否可以通过图片处理软件进行后期处理。


随着计算机技术的发展,“眼见为实”的局限性越发显著。

“视频没法PS,所以是真的”,这样的说法放置在20年前可能有可信度,但是在现在,这样的言论只会出现在“带带大师兄”的微博评论里,作为“抽象话”而被点赞。

我们都偏向让别人看到自己主观意愿想表现出的内容。内容创作,没有中立和客观。但是对于创作设备来说,它们应该是中立和客观的,这是作为一台内容创作设备的基本要素。

尤其是严肃的新闻纪实内容。就拿纪实照片创作来说,创作者看到的内容应该和相机所拍摄到的是一致的,应该是运用他们的手法、智慧,把他们看到的通过相机将内容数字化的保存下来。他们在照片中表现自己的主观看法是通过光、影、角度,而不是说修改掉真实场景中存在事物。

这样才能不偏离新闻的意愿。

我们理应更相信新闻这种媒介中呈现的世界。而不是bilibili、朋友圈、微博、YouTube、Twitter、Facebook上别人给我们展示的世界。因为很可能我们自己在这些平台上展示给别人的只是我们的世界中美好的那一面。这很合理,这就是这些新媒介运转的规则。我们也乐在其中。

所以假设有这么一台设备,它可以自动的为用户修饰文字、美化照片,我可以猜测到这样的设备肯定能帮助一群人成为“网红”。事实上现在不少“网红”的工作模式也就只是把团队作为这样的设备来使用。他们并不是在表达自己,而是在表达这个团队、追随者和大众希望他们表达的内容。

我们不能说这样的“设备”不好,它一开始就是定义成为新媒介服务的设备。这样的功能于它来说,恰如其分。


我只是讨厌生活在充斥了这些“设备”的世界里。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