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 ISSUE

我们生活在一个魔幻的世界里。

Adnan Hajj 处理前后的照片对比
Adnan Hajj 处理前后的照片对比

2006年,路透社记者 Adnan Hajj 因为涉嫌在一张黎巴嫩战争的新闻照片上作假,而被开除。

这也引起了人们对于新闻纪实照片的讨论:新闻照片是否可以通过图片处理软件进行后期处理。


随着计算机技术的发展,“眼见为实”的局限性越发显著。

“视频没法PS,所以是真的”,这样的说法放置在20年前可能有可信度,但是在现在,这样的言论只会出现在“带带大师兄”的微博评论里,作为“抽象话”而被点赞。

我们都偏向让别人看到自己主观意愿想表现出的内容。内容创作,没有中立和客观。但是对于创作设备来说,它们应该是中立和客观的,这是作为一台内容创作设备的基本要素。

尤其是严肃的新闻纪实内容。就拿纪实照片创作来说,创作者看到的内容应该和相机所拍摄到的是一致的,应该是运用他们的手法、智慧,把他们看到的通过相机将内容数字化的保存下来。他们在照片中表现自己的主观看法是通过光、影、角度,而不是说修改掉真实场景中存在事物。

这样才能不偏离新闻的意愿。

我们理应更相信新闻这种媒介中呈现的世界。而不是bilibili、朋友圈、微博、YouTube、Twitter、Facebook上别人给我们展示的世界。因为很可能我们自己在这些平台上展示给别人的只是我们的世界中美好的那一面。这很合理,这就是这些新媒介运转的规则。我们也乐在其中。

所以假设有这么一台设备,它可以自动的为用户修饰文字、美化照片,我可以猜测到这样的设备肯定能帮助一群人成为“网红”。事实上现在不少“网红”的工作模式也就只是把团队作为这样的设备来使用。他们并不是在表达自己,而是在表达这个团队、追随者和大众希望他们表达的内容。

我们不能说这样的“设备”不好,它一开始就是定义成为新媒介服务的设备。这样的功能于它来说,恰如其分。


我只是讨厌生活在充斥了这些“设备”的世界里。

Just UPDATE, no UPGRADE

苹果中国官网首页截图,展示的是折抵换购 iPhone XR,仅176人名币一个月起或者4229人名币就可以换购新 iPhone。
苹果中国官网首页截图

苹果中国官网首页的促销信息已经占据头条的位置很久了。清库存似乎成了苹果目前的首要任务。

对于消费者来说,这不是一件坏事。可以花少点钱买到拥有苹果最新芯片的移动设备。

对于今年(2019年)秋季要发布的新 iPhone 来说,苹果也能找到调低发售价的台阶。

在挤牙膏似的在线推出新 iPad Air 后,苹果在 iPhone 发布后的空窗期显得格外的落寞。尤其是3月份发布的TV+、News+、Arcade和Cards和中国大陆地区的用户没关系,苹果这个春天更加冷了。

苹果 AirPower 渲染图,展示的是 iPhone X、Apple Watch 和 AirPods 同时放置在 AirPower 上,同时进行充电。 iPhone X 上显示出所有在 AirPower 上充电的设备名称和电量。
苹果 AirPower

而且 AirPower 还被取消了。让人耳目一新的产品也没被断了念想。新 iPad Air 只是拿着2014年 iPad Air 2 的模具,换了个处理器加了手写笔的支持。更新后的 iPad Air 售价 3898元起,这样的价格和硬件配置可能只能是为了让 iPad Pro 6331元的售价看起来更合理些。这也许就是 iPad Air 产品线还存活的原因。

苹果的硬件产品让人打不起精神,而安卓的产品在野蛮生长。

提到安卓,现在 OPPO/Vivo 和华为可能是最具代表性的企业了。一个是剑走偏锋,一个是厚积「厚」发。不过无论怎么变,似乎都跳不出硬件的限制。前者是想法设法把摄像头藏起来,后者是绞尽脑汁多加几个摄像头。

围绕着摄像头做文章的手机真的是太无趣了。

国内的手机厂商最近做的唯一有趣的是可能是努比亚发布的努比亚阿尔法手环。

采用柔性屏幕的手环造型的电话设备,屏幕支持弯曲,配备摄像头支持视频聊天。
努比亚阿尔法腕机

这是第一次量产的柔性屏幕移动设备。它没被定义成是一只手环,努比亚认为它是一部新形态的设备。这台小设备拥有智能手机的全部功能,但是是手环的造型。只是这造型有点怪异。怪异到可以成为一台出现在时装秀的配饰。不过没有应用场景,这部设备注定很快会被遗忘,就像他们的双屏手机一样。


我们期待着产品的升级换代或者新的产品出现,得到的只是不痛不痒的小更新。就连写出来的文章也像产品更新一样,预料之中。

「国行」iOS 12.1.2 中的关闭应用的动画更合理

苹果在2018年第四季度推送了 iOS 12.1.2 的系统更新,其中针对「国行」iPhone,关闭应用的动画变成了下面视频里这样:

iOS 12.1.2 国行 iPhone 中强制退出应用的动画

外界对此的解释都是说苹果是为了规避高通的专利,但无论是否是专利的影响,更改后的动画反而更加合理。


移动端的交互体验一直在让操作变得更加自然发展。或者说是“假”的越来越“真实”。

iOS 的应用运行状态包括5种:

所有应用都是从未运行开始,当用户启动应用后,应用很快的从未活跃状态进入活跃状态,它的界面出现在屏幕中,这时候它就被作为前台应用存在。退出应用时,应用会从屏幕中移出,并且进入后台状态,后台状态会存在到系统将它挂起。挂起后系统会悄悄的终止应用,这时候应用就会回到最初的未运行状态。

当应用运行后,它的界面出现在屏幕中,这时候它就被作为前景应用存在。退出应用时,应用会从屏幕中移出,并且进入后台状态,后台状态会存在到系统将它挂起。挂起后系统会悄悄的终止应用,这时候应用就会回到最初的未运行状态。
iOS 应用执行状态图

在这个过程中,应用从前台到后台的过程是有动画过渡,而这里的动画过渡至关重要,从前景到后台的动画让用户可以通过视觉明确已经退出了应用,而后台到前台的动画让用户同样可以通过视觉明确打开应用的过程,同时更可以为应用加载“偷”了时间。

涉及到应用前后台转换的过程对应的操作是:

未运行 -> 前台:点击应用图标打开应用;

前台 -> 后台:返回桌面、进入多任务页面、切换到其他应用(iPhone X和更新机型通过指示条切换);

后台 -> 前台:点击应用图标、从多任务页面点击应用窗口、点击通知消息。

每一次状态转换都有与之对应的动画,而且通常情况下前台到后台,和后台到前台到动画是相反的。因为这样会更加自然——哪里来的哪里去。

不过在 iOS 12.1.2 之前的 iOS 中,关闭应用的动画并没有与之相对的“反向动画”。

而这次改动让关闭应用的动画变成了从“应用卡片”逐渐缩小直到出现“桌面”,并且应用消失在桌面内部,这和启动应用的动画恰好是相反的。而不是向以前那样的“应用卡片”从屏幕顶部消失,在 iOS 系统动画里没有其他任何一个动画是这种“slide up”的形式。即使是纵向的滑动都是附带着收缩的动画。


也许在硬件性能上,现在的 iPhone 比不上骁龙845+8GB内存的安卓旗舰机,但是在系统交互上,iOS 仍然处在不可撼动的地位。

要是对 iOS 的交互有进一步了解的兴趣,可以看下他们在去年 WWDC 上介绍的动画交互的视频

苹果正在关闭 Apple Music Connect 服务,他们似乎还没想好怎么做社交

上一个被苹果关闭的自家软件服务似乎是 Connect 的前身 iTunes Ping。

在社交方面,苹果真的不太擅长,即使是在业界前列的音乐流播服务都实现不了 Eddy Cue 对 Apple Music 社交化的想法。

甚至,Connect 功能是 Apple Music 唯一一个社交化的功能。


Eddy Cue 在讲解 Apple Music Connect 的定位
苹果给 Connect 的定位是连接音乐人和粉丝的桥梁

在2015年,Apple Music Connect 刚上线的时候,音乐人们还会发布一些动态和行程,甚至会和粉丝进行一些互动。

但很快,音乐人们似乎集体忘记了自己的 Apple Music 账号,他们不再更新自己的动态。

于是在2016年,Connect 从原先的单独 tab 页,变成了只能从 For You 里进入。

直到现在,我们在 Apple Music 已经很难发现 Connect 的身影了。

因为对于音乐人来说,Apple Music 是个好平台,但只是一个商业平台,而且对于他们来说还有市场占有率几乎是 Apple Music 2倍的 Spotify 可选。


Connect 的失败原因很多:

  • 在 2015年的 Apple Music 里,Connect 首次亮相后,没有很多大牌音乐人入驻;
  • 音乐人发现他们在 Connect 上的投入产出比太低;
  • 音乐人和粉丝都懒得用 Connect;
  • 有 Twitter 了;
  • 有 Spotify 了;
  • Connect 只能在 iPhone 上用;
  • Apple Music 用户只想安静的听歌,因为它的推荐功能做的太差了;

归根到底,Apple Music 做的不够好,尤其和 Spotify 相比。

基于 iCloud 的 Apple Music 却没法摆脱 iTunes 时期的本地音乐概念,但是对于本地音乐播放的记录 Apple Music 却没法记录并做分析和推荐。

这样造成的断裂感让 Apple Music 用户会觉得很分裂,而且缺乏归属感和认同感。

Apple Music 和 Spotify 上都有很多人工创建的播放列表,不同的是 Apple Music 是他们的员工创建的,而 Spotify 上是用户创建的,就像我们熟悉的网易云音乐那样,用户创建的内容永远是比员工创建的要更容易获得共鸣和话题。

但这是苹果的传统,苹果喜欢控制一切,App Store 里的应用推荐也都是编辑推荐。

但对于音乐爱好者来说,这不太好。

Spotify 提供的年度回顾页面,可以点击访问

Spotify 则深谙社交的精髓,他们用户喜欢认同、喜欢分享、喜欢交朋友。

关闭 Connect 只是第一步,但第二步却很难踏出去。市场占有率19%的Apple Music,目前却还只是一个合格的音乐播放器。

Google 的 Year In Search 2018 提醒我们

Goole’s Year In Search 2018

2018年就快结束了,每年你经历的事情都在改变,但是对于未知事情的探索你从来不会结束。这也是为什么 Google 的 Year In Search 显的那么的重要。

视频里介绍了一年中发生的事情,其中有些我们可能不太熟悉,但是对于那只看到主人在幕布后消失,惊慌失措的狗子和霍金应该都在微信和微博上见到过。

但如果你就只知道这些,那很可能你错过了世界上更多其他的美好和正在发生的事情。

谷歌除了给了世界范围的 Year In Search,还在 Google Trend 页面里给除了世界各地的搜索趋势,但中国大陆不包含在内。于是我就看了下香港地区的搜索趋势。

香港地区2018年的 Google 搜索趋势:
热门关键词是:延禧攻略、世界杯、WhatsApp贴图、山竹和书展2018,热门话题人物第一是:金庸、头条第一是山竹
香港地区2018年的 Google 搜索趋势

我们可以望梅止渴的看一下中文区域大家对于热门话题的关注度如何,毕竟香港地区也有不少是我们的梯子贡献的。

结果很无聊,如果微博也做一个年度搜索统计,估计也是一样的结果:大多数人的的日常生活就是工作、看剧、看球和表情包。

而真正有意义的事情,只会一闪而过,就像视频里的那样,需要单独的拿出来让人们再记住一次。


不过我特别好奇的是:

中国大陆地区在谷歌上世界杯的热度分布,西藏热度最高

这几个区域的网友是怎么用谷歌的,还是说谷歌是按照实际访问的地理未知位置来判断用户来源,而不是IP地址?